古天乐代言太阳城_主頁入口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美国会通过的《海运改...

美国会通过的《海运改...

美国参众两院通过最新的《海运改革法案》,该法案真的能够直接降低集装箱运费吗?


美国总统拜登的激烈演讲到底是一场政治作秀还是预示着未来会有更严厉的法案出台?


美国会通过的《海运改革法案》,真能直接打击集装箱运费吗?


美两院通过《海运改革法案》


当地时间6月13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旨在改善海运监督的《海运改革法案》(Ocean Shipping Reform Act)。


该法案由参议员John Thune和Amy Klobuchar牵头推动,更早之前的几年3月31日,美国参议院已经率先通过了该法案。


随后该法案将被送到美国总统拜登的办公桌前正式签署并最终成为法律的一部分。


由于受疫情、俄乌冲突、滥发美元等种种因素的影响,美国国内通胀水平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降低国内严重通胀水平成为了美国总统拜登的当务之急。


如信德海事网几天前在《应对国内通胀无能,美总统拜登怪罪于集运公司:“敲竹杠的时代该结束了!”》以及《拜登:“集装箱运费过高了!”要对集运公司动手了?》两文中所介绍,拜登在上周洛杉矶港的发言中称,集装箱运价高企是造成美国国内通胀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会通过的《海运改革法案》,真能直接打击集装箱运费吗?


拜登在上周的讲话中还表示将对获取超额利润的9家外国公司进行打击(crack down)。


拜登当时在演讲中还说到,“国会也必须紧急采取行动。我呼吁国会这个月通过一项削减运输成本的法案,并送到我的办公桌让我来签署,这样我们就能降低商品价格。”


这个法案也就是美国两院刚刚均通过的《海运改革法案》。


最新的法案能够降低集运费吗?


查看法案完整全文:https://www.congress.gov/117/bills/s3580/BILLS-117s3580es.pdf


美国会通过的《海运改革法案》,真能直接打击集装箱运费吗?


那么该法案的通过和最终成法,真的能够解决集装箱运费高涨的问题吗?


据了解,此次海运改革法案将对船公司和码头运营至少增加了以下5个新规定,包括:将有关滞期费或滞期费合理性的举证责任从货主移为船公司;禁止集运公司不合理地减少美国出口的运力和舱位,这由FMC 在新的规定规则制定中确定;要求船公司每个日历季度向FMC 报告停靠美国港口的每艘船舶的进出口总吨位和 20 英尺当量单位(装载/空载);为赋予FMC 建立新的注册航运交易所的权力;研究多式联运车架池最佳实践以处理车架供应和定位问题。


实际上由参议员John Thune和Amy Klobuchar牵头推动的这项《海运改革法案》,其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加强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的调查权力,并提高海运行业的透明度。最终是为了助于缓解美国出口积压问题。


从法案最初的起草目的以及最终通过的成文来看,该法案并没有将主要目标集中在运价上。


业内人士表示,疫情发生后的2020年下半年开始,美国航线集运运费过高跟美国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美国疫情的管控不得力造成码头等运输工人减少,美国码头工人工会罢工以及最重要的是疫情后美国大量的印钞导致的需求的暴涨以及工人工作意愿不强后的工人短缺等等一系列因素有关。


再则,如信德海事网此前在《美国官方:航运公司没有勾结,集运运费高企是超高需求所致》和《拜登:“集装箱运费过高了!”要对集运公司动手了?》两文中所介绍到,近期,在对集运业进行了长达两年时间的调查后,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MC发布了一份长达65页的报告称,尚未发现集装箱承运人公司有违反相关竞争法规并利用特殊市场要求更高运价的证据。


该报告还介绍到,“尽管以历史标准衡量,某些集装箱海上运输的价格,尤其是现货运价高得令人不安,但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导致的消费者支出意外激增(尤其是在美国)以及供应链拥堵所导致的,这(高运价)是供需市场力量博弈的产物。


报告总结道:“迄今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迹象表明,目前的班轮运价是我们市场上主要远洋运输公司串通或非法行为的结果。”


一场政治作秀表演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FMC与拜登(白宫)方面的看法似乎并不一致,至少说法上并不一致。因此拜登在长滩港的讲话并不排除是在国内通胀压力巨大的情况下拜登总统的一场作秀行为。一种为了显示自己在总统位置上有所作为的政治表演行为。


不是白宫方面没有看到问题产生的最根本原因,印钞是不能说的,而基础设施落后又是一时半会无法改善的,工会又是不能直接得罪的。


在上周拜登发表完演讲后,原波罗的海航运公会BIMCO首席分析师,现集装箱数据平台公司首席分析师Peter Sand就表示,”亲爱的拜登先生,其实所有的托运人都想看到全球供应链情况的改善,我们非常感谢你的努力,但是还是想请您为行业提供更多有用的和有用的帮助。“


”只是发表愤怒的言辞和表达愤怒的情绪只会制造更多的麻烦。”


航运咨询机构Vespucci Maritime首席执行官、首席分析师 Lars Jensen也表示,尖锐的政治言论除了谴责并无他用,而新的立法也并没有针对集装箱运输公司的价格和费用的具体政策。


 Lars Jensen也认为,拜登总统上周对集运公司的一番激烈言辞,只是一种形式(purely a formality)。


除此之外,Lars还还对该法案的一些条款进行了解读。比如,“禁止海船公司不合理地减少美国出口的运力和舱位。”这一条,Jensen认为,这个特殊的部分旨为解决美国出口商所经历的一些挑战,保障美国货物的出口,但对于航运公司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很难定义什么是“不合理”。


Lar也指出,这个最新的法案中没有提到有关价格控制或任何与承运人合作或联盟运作和船舶共享协议相关的事情。


换句话说,过去一周我们所看到的(拜登所发表的)与高运费和所谓缺乏竞争有关的愤怒有关的政治言论根本不是立法的一部分。


Lars猜测,这是(拜登政府)一种试图通过制造一种(客观上是错误的)形象来获得政治利益的尝试,即现在通过的立法正在解决上述问题(实际上并没有)。要不然,预示着将会有新的立法出台。”



联系我们

热线电话:

13560091861

在线客服:

客服1: 华南港口

客服2: 珠江沿线港口

客服3: 华东港口

客服4: 长江沿线港口

客服5: 华北港口

微信: